香祖 第458章 带不走的龙脉

小说:香祖 作者:不问苍生问鬼神 更新时间:2021-04-22 23:59:04
  是役,大乾越州府大败荡魂山,妖国分崩离析,周边数万里,大小妖寨,土司动荡不安。

  草莽江湖的修士们聚集过来,如同鬣狗争食般,共同参与这场瓜分一国气运和钱粮珍宝的盛宴。

  这当中,不少人是受朝廷雇佣或者委托,帮忙做些边角之事的,大乾固然可以把整个妖国的妖修一网打尽,但从经济角度来看,根本不划算。

  官府不可能长时间在深山老林里面屯驻大军,不事生产,也不可能长期派遣方士法师四处追剿,斩妖除魔。

  这些扫荡山中残存妖修的事情,还是要交给地方。

  而对地方而言,付出些许钱财资粮,外包给草莽江湖去处理,也是通行的选择。

  大战过去的小半个月后,荡魂山东侧三千里,前岗镇中,车马粼粼,大批钱粮珍宝被装箱带向府衙。

  这座小镇是大乾官府以战时令谕强行征召民夫建立起来的前线基地,如今依旧隶属军方,但因局势明朗,也已经引进了不少流民,开始垦荒营建,准备改造成为修仙者坊市。

  大乾朝征战玄洲多年,已经有一套成熟的扩张模式,往往是以这般的修仙者坊市为中心,辐射方圆数千里乡镇,城寨。

  朝廷准备将其作为嵌入荒莽的钉子,为开拓方圆万里之地的山林做准备,草莽江湖的力量也能充分利用起来。

  路边不少平民百姓和散修围观,前者倒还平静,只把这些当做寻常热闹来瞧,后者却免不了眼热。

  “攻破荡魂山,朝廷不知得了多少那边好处,真是大丰收啊!”

  眼前这些车马,大多辙印深沉,装得满满当当,当中一些未经仔细处理,竟然泄露出几分灵机,修出神识者探视过去,宝材灵蕴都如同夜中篝火那般明朗。

  围观的修士不免有些目光炯然,都跟随着这一大长串的车队而动,言谈之间,多有羡慕之意。

  他们才不管什么龙脉气运,妖国根本,他们只知道,眼前这些箱子里面所装的,很有可能都是征战军队所用的辎重。

  要不然,就是山林之中出产的各种玄参黄精,千年首乌之流,亦或者妖国宝库里面缴获的灵矿,灵玉。

  全部都是些能够让人修为精进,境界突破之物啊。

  若是平民百姓得到,说不得便有修炼上进,成为仙师的前程,修士得到,也能延年益寿,甚至筑基结丹。

  但,没有人敢动手争抢。

  越州府的精锐兵马聚集了大半在这边,道籍司,镇魔司各部也派遣有捕风捉影诸使者巡游四方,监视草莽。

  即便能够劫杀得了眼前这支队伍,并且顺利逃脱追捕,远遁他乡,也迟早要被抓出来杀掉。

  唯有响应官府号召,投效朝廷,才有机会分润些许好处。

  有人低声道:“自小半个月前那一役,矦陆战死,妖国崩溃,这方圆数万里之地就是官府囊中之物了,不过据说他们也没能讨得了好,有人趁着大军总攻,抢先一步进入荡魂山,取走牵涉龙脉的重要之物?”

  “那件事情我也略有耳闻,好像寻龙会和神龙教都参与其中,为此还在边境与镇魔司作过一场,死伤了好些法师和教坛舵主,掌使……但最后还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只能从妖国的宝库之中取得这些充数了!”

  “官府已经发出悬赏,征集相关线索,若能探查一二,都有重赏。”

  “是吗?这么说来,那人麻烦大了,这等机密之事只有参与的当事人才亲眼见证,是故意放出风声,要打草惊蛇的。”

  “说到打草惊蛇,巴山妖国那边的七大将具肓好像也下山来了,还与守阵的三位真人大战一场,救下青姬妖王之后,不知躲到何处。”

  “这两条美女蛇也是上了悬赏榜单的,好像还受了重伤,若是能够抓到,我就……嘿嘿嘿……”

  ……

  风来港一带,李柃早早便带着龙心石赶来此间,隐秘潜藏在此前早就已经探明的修仙坊市内。

  本来他的计划是即时出海,尽快带着龙脉重宝远走高飞,再寻一个安全之地慢慢研究。

  但来到此间之后,他才发现,计划好像出了些许差错。

  “这玩意儿,竟然带不走!”

  风来港郊外,一处无人的海滩上,李柃面色凝重,径直跨越海陆交界,进入到了海中。

  立刻,一股冥冥之中的宏伟意志投射过来,锁定了自己在紫府之内开辟的小洞天。

  李柃一振,感觉心神都要为其所摄。

  这股意志仿佛天道高远辽阔,无可匹敌,细究之下,更似蕴含着前所未有的恐怖。

  这种感觉,就好像有一头洪荒巨兽潜藏在无人的深空之中,随时都有可能降临尘世,把自己吞噬。

  李柃心中莫名一颤:“不能往外走了!

  再往外走,这股意志就有可能真正注意到我,把目光投射过来!

  即便我天生魂异,且有元婴位格,被祂注意到,也有可能……会死!”

  而当李柃重回海滩,站在陆地上,那种仿佛被无形巨兽盯上的威胁之感又无来由的消失不见。

  确认了这一点,李柃也不由得大摇其头:“终究还是漏算一着,未得手前,根本不知此物不能带走,阴长明他们也不会主动提醒我这一点!”

  不过,李柃细究其原因,却又发现,并非所有关涉烛兀本源之物都不能带离玄洲,好比龙魂果,化形果之类的次级衍生之物,还有大粼江神的残魂种种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或许是因龙心石已经强大到了形成龙脉的地步,能够演化灵峰福地源泉,催生一国气运,才引起冥冥之中存在的注意。

  李柃面色阴晴不定,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无奈确认,自己若还想要利用它,就不得不继续冒险逗留玄洲。

  “这或许是那位事先布置的后手,终究还是老谋深算,我不如也!

  不过我也并非全无机会,毕竟这种东西对祂言,还算是太过琐碎,并不算什么重要之物。

  借此,我仍然可以一窥玄洲地仙之脉的奥秘,完善自己道途……”

  带着这般的思索,李柃返回了城中,暂时没敢把龙心石取出来。

  这物似乎和灵峰根脉息息相关,落地之后就能生长,重新演化成为灵峰福地,得找个好地方才行。

  再者,它所拥有的辐射实在太强,血光就能把生灵血肉都进行转化。

  但,也不能在自己紫府之内寄存太久。

  李柃隐约感觉,它正在不断鼓动自己气血精元,影响自己神魂。

  短时间内,还不至于被其转化变异,但放得久了,就难说了。

  ……

  数日之后,时间来到五月中旬,李柃坐在坊市内的一家客栈雅间内参研消息。

  长桌上,一张详尽的越州府地图摊开,上面被他用朱笔画了大大小小十余个圈子,都是过往探明有灵峰根脉残存,可以作为龙兴之地的所在。

  这在风水堪舆上面是绝佳的养龙之地,投射在现实,则是可以植入灵根,转化福地的场所,身具王侯命格者可以将其发展成为起家兴兵之地,成就自身功业。

  李柃正对着这张地图沉吟。

  “按理说来,我也曾经沾染过大粼江神神位,拥有王侯命格,若不惜投身凡尘,也是可以争霸称雄,逐鹿天下的。

  似乎是因为这一原因,龙心石进入紫府之后一直温驯,表现得安静无比。

  但浅水毕竟难养真龙,我可以明显感觉到,它正在变得躁动。”

  龙心石内寄托有烛兀的本源力量,这是形成龙脉的关键,从地脉拔出,受损不小,也正趁着这段时日休养生息。

  然而在这同时,李柃也感受到了它的微妙变化,似乎正有苏醒和狂暴的趋势。

  到那时候,就不好处理了。

  “得尽快把这些地方都走一趟,亦或者,干脆利用龙脉自身追溯源泉的本领,找到潜藏在大山深处的隐秘福地!”

  下定决心之后,李柃秘密潜出风来港,向着山林深处而去。

  以他本领,穿梭成千上万里只在等闲,只花短短几日,就探遍多方山水,考察十几处所在。

  然而,这些地方他都不是太满意。

  矦陆他们选择荡魂山作为龙兴之地不是没有原因的,那是一座真正的下品福地,蓄养龙气之后,位格晋升,就能转化成为堪比中品以上福地的存在,假以时日,甚至还能更进一步成长。

  虽说龙脉本身起到的作用才是关键,但,根底深厚,才能省下不小功夫,也是相当重要的。

  要不然的话,随便选个什么都没有的白地,荒漠之中建成妖国就行了,何必那么麻烦?

  “还有另外一个关键就是,不能离大乾朝廷统治的地方太近。

  靠近人烟,意味着补给方便,将有可能引来大军的征伐。”

  李柃对这状况也有些始料未及,没有想到,自己神不知鬼不觉弄到了龙脉,竟然还要如此麻烦。

  难怪那些草莽江湖的高手对这东西都没有什么兴趣,这摆明了就是一方势力才能掌控之物。

  可惜也不好带出海外,若不然的话,找到一些荒岛栽种下去,就能作为第二个小榄岛,慢慢经营和研究了。

  李柃只好暂且回去,准备另想办法。

  就在靠近风来港时,他忽的神色微变,突然停下。

  “何方道友在此,出来!”

  两个人影一前一后从林间飞了起来,隐隐然成包夹之势,盯住李柃。

  幸而李柃为了行动方便,以变化之法转化成为陌生面孔,身上装饰也非常普通,全然一副无名散修的模样。

  两人看着他,面上有疑惑之色,似乎也在辨认这个陌生人的身份:“我等乃是道籍司捕风使,你是何人,可有度牒?”

  度牒这种东西,李柃当然是有的,但这个时候,他还真不好拿出来。

  无论哪一张度牒,都是规规矩矩的老实散修,或者从北海往来玄洲的商会供奉。

  “原来是道籍司的道友,有有有,有度牒的。”李柃思虑之间,面上毫无迟疑,露出殷切的笑意,伸手往怀中掏去。

  两个人影顿住,似乎在等他,但突然,李柃身影一闪,当场就凭空消失。

  “不见了?”

  两人大惊,可立刻,他们就从怀中掏出罗盘状的法器,指针一番滴溜溜的打转之后,仍然指向风来港的方向。

  “他没有走远,追!”

  “道籍司的人怎么会找到这边来,还刚好在城外堵住我?”

  坊市内,客栈中,李柃以香形术避人耳目,回到房间,坐在蒲团上思考起来。

  他隐约感觉此事并不寻常,如若只是例常检查的话,道籍司人马可没有那么积极到处乱跑。

  “难不成,他们是专门冲我来的?

  但我近期以来深居简出,也没有显露什么破绽,那就是龙脉出了问题!”

  大乾朝对这物严防死守,若说有什么特殊办法追踪其下落,丝毫不足为奇。

  李柃也没有心怀侥幸,简单收拾一番之后,就直接离开。

  果然,他刚刚潜行出坊,就见几名筑基修为的册封法师带着大批官军冲了进去,都是携带官印,宝器,专司捉拿妖道的专业配置。

  李柃站在远处一个民居屋顶上,看着来时的街道大皱眉头:“还真的能够追踪到……”

  他虽然不惧那些人,但若被缠上了,也将感觉麻烦。

  想了想,只能是先走为上了。

  李柃身为北海巨头,在玄洲也算小有关系,此前准备了多个地方作为藏身之地,如今就能派上用场了。

  这些都是托当地散修和商会关系办的,假借的是各种名义,短时间内,应该无人注意。

  不过,短短两日之后,李柃忽的又发现,自己还是没能摆脱。

  那些官差和修士再次凭着针对龙脉的感应锁定了他的行踪,甚至缩小了包围圈。

  不得已之下,李柃只能把自己肉身藏在越州边境上的一座荒山中,神魂出窍,迎向追踪的队伍。

  此刻正值夜晚,神魂遨游,往来无踪,极短时间内就连破多重追踪包围,找到了指挥这次围捕的关键人物所在。

  这一看,竟然还是两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道籍司的普辉和高义华。

  全本

新笔趣阁手机阅读地址https://m.future-tech-capital.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新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香祖,香祖最新章节,香祖 啃书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