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alpha身残志坚[星际]");

  white01的研究速度加快,

  白氏研究所也跟着连轴转,司徒已经连着大半个月泡没离开研究所一步,连带着白历也跟着在研究所睡了两个晚上。

  直到老郑一个通讯打到研究所,连劝带骂狂喷一顿,

  白历才被轰去军医院复查左腿。

  手术后大半年有余,

  白历的腿恢复的还不错,

  走快还是有些不适,但慢慢走已经基本看不出异样。

  “新开的修复液感觉怎么样?按摩继续了没?”老郑看完手头的检查报告,

  满意的点头,问道,

  “没再私自加大运动量吧?”

  “天天都泡在研究所哪有空加大运动量,

  ”白历搓了搓脸,

  他这几天都没怎么休息,

  虽然不被允许上模拟仓,但还能配合着看对战录像,

  和其他驾驶员一起反馈问题,“修复液还行吧,口感一般。”

  老郑正想喷他喝个修复液都讲究口感,目光扫过白历的脸,

  就看见对方眼底淡淡的青黑,不由道:“最近还睡不好?”

  “还行。”白历嘴唇动了动,挤出俩字。

  算不上睡得好不好,他直接就是睡不着。

  从战事开始到现在,白历的状态也经过了一个转变,从噩梦连连变成了失眠浅眠。

  半夜惊醒就睡不着了,对着天花板发呆,这种时候也没心情干别的打发时间,

  光是看看星网就觉得焦虑,干脆跟司徒一块献身研发。

  white01早一天投入使用就早一天缓解一点人手方面的压力,能给顶在前面大半年的战士们一些喘息的余地。

  “休息不好很影响身体恢复,你得放松点。”老郑没把白历的敷衍当真,叹着气嘱咐,“实在不行……要不你找军界那边打听打听?安心了也能睡个好觉。”

  第一第二军团作为精锐,已经被调往炮火最密集的地方很长时间,也意味着白历跟陆召的联系断了得有几个月时间。

  “这种事哪能随便透漏,”白历无奈道,“眼下关头,还是让军界那帮人少操点别的心吧。”

  门外响起嘈杂的人声,白历回头看了一眼,门口匆匆跑过去几个护士。

  “估计是调去帮忙的,”老郑解释,略有愁容,“最近前面又撤下来一批伤患,除了受伤感染和疾病之外,相当一部分都是过度驾驶机甲引起的虚弱,除了基础治疗外,我只能希望他们能借着在后方调整这几天好好休息。”

  说完又意识到在白历面前不适合说这些,急忙安慰:“但前面也有优秀的医生,时常检查及时休息调整应该没大问题。”

  “我知道,”白历笑了笑,“我还是去过一线的。”

  老郑想说点别的又觉得说多了反而影响心情,只好又嘱咐了几句,重新开了药给白历。

  军医院的气氛很紧张,比往日更浓重的消毒剂味刺激着白历的神经,去取悬浮车的路上偶尔能看到穿着军团制服的人匆匆走过,他忍不住多看两眼。

  就这么一路三看地坐上悬浮车,开出军医院的时候才想起来司徒等人强行给他放了假,只能从去研究所的路上拐弯回公寓。

  一开公寓门机器管家就围上来张罗着换鞋换衣服,白历把屋里的灯都打开,胡乱洗了澡换了身居家服,才拧开一瓶饮料坐在沙发上揉捏自己的左腿。

  个人终端连上了公寓系统,正播报着最新新闻。

  “据了解,边缘附属星已进入寒冬季节,恶劣天气影响……”个人终端用温和的声音播报着沉重的内容。

  天气恶劣就意味着行动不便,从前面刚退下来修整的士兵有不少是无法适应当地环境而病倒的。

  除了主星,医疗条件教好的各附属星医院也在接纳退下来暂时修养的病患伤员,以及大批边缘附属星的住民。

  白历有一段时间没见到江皓了,估计也在忙这些事情,更别提后勤部的陈楠,忙的焦头烂额。

  但这时候忙总比闲要好一些,忙起来至少还觉得自己在出力,无暇思考太多,也没工夫陷入焦虑情绪,不像白历坐立难安。

  吃完药终于有了点儿困意,精神却很清醒,白历随手扯过毯子和靠枕闭上眼。

  这段时间他回家也基本都睡在沙发上,狭窄的地方让他能稍微踏实一点。

  说是睡了,但好像只是闭上眼发呆。思绪飘飘忽忽,一会儿是思考white01今天的研发进度,一会儿又飘回军医院。

  白历在浅浅的睡眠中梦到军医院里来回奔跑的人,走廊长而扭曲,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急切地喊着,推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快速冲向他。

  梦里听不清周围人的叫喊,只能看到那个血淋淋的人被推到他前面,他伸手抹了一把对方的脸。

  脸上的污垢血渍被抹掉,露出陆召半闭着的双眼和微张的嘴唇。

  白历听到“咔嚓”一声响,那是他骨头碎裂的声音,他感觉自己的左腿一寸寸断裂,蔓延到全身,像是抽掉了中心那块儿后就倒塌的积木城堡,拿掉了陆召,他就瞬间土崩瓦解。

  倒塌的无声无息。

  失重感让白历在梦里蹬了下腿,猛地惊醒。

  屋里的灯在机器管家感知到主人入睡后就关掉了,白历在黑暗里喘气儿,出了一身冷汗。

  他捂着自己的眼睛缓了一会儿,才拿起个人终端看了眼时间。

  晚上十一点多,他才睡了三个小时。但那个梦还残留在记忆中,让这三个小时变得像是在痛苦深渊中坠落了三百个小时似的。

  “我也太狼狈了,”白历裹着毯子喃喃,“我是不是有点儿没出息?”

  问题当然得不到回应,他在沙发上翻了个身,闭着眼准备欺骗一下大脑,装作自己休息了一整晚的样子。

  静谧的黑暗中传来“滴滴”一声响。

  白历的大脑花了半秒钟才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声音,他闭着眼没有动,随即又听见公寓的门被拉开的动静。

  他以为自己还在梦里。

  紧接着鼻尖嗅到熟悉的气味,几乎就在闻到的瞬间,白历觉得自己干瘪的皮囊被注入了氧气,身体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坐直看向门口。

  玄关弯腰换鞋的人在黑暗中只能看到一个轮廓,被白历的动静吓了一跳,手里拎着的行李掉在地上。

  两人在黑暗中对视了一会儿,人影先开了口。

  “白历,”声音有些沙哑,“怎么睡沙发?”

  这声音好像是深渊外垂下来的一根绳,白历鞋也没穿,踩着地板在黑暗中走过去,青草的气味随着他的靠近而更清晰。

  人影又说道:“你的腿……”

  话还没说完,白历的手就已经摸上了他的脸颊,再顺着往上摸,拇指蹭到熟悉柔软的眼尾,在昏暗中摸索出一个温暖的轮廓。

  陆召听到白历松了一口气,低声道:“陆召。”

  这一声喊比陆召想象中的冲击更大,即使在梦中和幻想里模拟过无数次,但白历的声音终于时隔多日响起时,即使只有两个字也足以让他跌进这缱绻里。

  “我刚才还梦到你,”白历又说,“真怕一开灯,你跟梦里一样。”

  又怕一开灯,发现这确实是浅眠中又一个梦境。

  陆召并没有太听懂白历在说什么,却依旧被白历在黑暗中的茫然击垮。

  他想说点儿什么,从抵达主星开始就在脑子里想过的各类开头此刻都在这黑夜里融化成了柔软的泥沙,他手忙脚乱地在这摊泥沙里捞来捞去,想从自己贫瘠的词汇中找到几个拼凑在一起,能让他偶尔能像白历那样安抚人心。

  但捞到最后他只会笨拙地把手伸向白历,搂住他说道:“我想你了。”

  即使见到了也还是很想你。

  无论到什么时候,白历都觉得陆召直白的让人无处可逃。

  他心里这些时间里堆积起的情绪早已酿成了一点就燃的酒精,陆召的四个字像是一个火星,让白历体内的所有感情爆炸,把理智炸得粉碎。

  接下来的吻就有些收不住力道,白历在唇齿触碰间放肆索取,略显蛮横,得到陆召同样强势的回应。

  与其说是回应,倒不如说是宣布他的归来,挤掉了白历梦里那个虚假的幻影。

  黑暗中的吻毫无顾忌,两人踉跄着退进屋内,谁都不想撒手先去开灯,手都用来摸索对方的腰和脊背,嘴唇用来确认彼此的思念。

  大脑无法思考,呼吸急促,恍惚好像真的是在做梦,暖夜中重逢的美梦也很好,如果真的是梦,那就一起都留在这个梦里。

  不知道是谁先绊了一下,连带着另外一个一道倒下去,两人跌在地上。

  白历垫在下面,陆召压了他一下迅速起身,伸手去摸他的左腿。

  “没压到,”白历伸手拉住他的衣领,把对方拉得只能压在他身上,贴得很近看他,“你挂彩了?”

  说话间另一只手还在摸索对方的身体,寻找有没有包扎的地方。

  落地窗外主星的灯光渗进屋内,在陆召的眼内凝成一小块光斑。

  陆召摇摇头,始终看着白历,眼里从战场上带下来的凶悍还没消褪,而白历是他此刻征战的对象。

  这眼神让白历很满意,勾着他的神经。

  刚分开没多久的唇齿又纠缠在一起,青草味越来越重,白历的手指不由控制摸向陆召的腺体,那里自己留下的标记已经消失,但被白历触碰,陆召的身体还是会回以兴奋的颤抖。

  这跟信息素无关,单纯是已经对彼此的触碰沉迷上瘾。

  身体对彼此予取予求,理智也早就被扯得乱七八糟。

  当白历觉得呼吸都开始跟着重起时,耳边响起圆胖子忍无可忍的尖叫:“回家怎么能不洗澡!”

  这一声捏着嗓子的尖音把地上的两人都吓得一哆嗦,一同看向滚过来的机器管家。

  “换衣服!”圆胖子用胖胖的身体撞着陆召撑在地上的手臂,“洗澡!”

  语气里一副“我忍你们很久了”的模样。

  白历支起脑袋喊道:“边儿玩儿去!”

  圆胖子气得哇哇叫,陆召只能以延迟一会儿的口令把它支走。

  两人维持着姿势半晌没动,白历终于忍不住笑起来,陆召也跟着笑,这一笑就没了那股猛劲儿,放松了身体整个人躺在白历胸口。

  打开灯,白历终于看清陆召的脸。

  瘦了点,但脸色还行,就是有些行路疲惫。

  没有梦里血糊糊的模样,白历心里的大石头落地,手在陆召为了方便而剪短不少的头发上搓了一通。

  “我以为你今年都回不来了,”白历手又去摸陆召的胳膊,“你也是暂返后方休整的?受伤了?还是驾驶疲劳?”

  陆召任由他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微微摇头道:“边缘附属星入冬了,对虫族的影响更大,我跟韩渺能轮换着休息几天,我先回来……”他顿了顿,“度过发情期。”

  白历愣了下,这才意识到陆召刚才那么浓重的信息素味并不仅仅是因为兴奋。

  “影响很大?”白历顿时紧张起来,“难受?”

  其实陆召的发情期一般都很平稳,配合着抑制剂,除了长时间驾驶机甲会泄露些许信息素外基本没有太大影响,但他很喜欢白历这个样子。

  “只是考虑到驾驶时间过长,又赶上入冬的情况,基地想让我缓一缓,以免出事。”陆少将倒是很老实地回答,“韩渺是易感期快到了。”

  白历稍微放了点儿心,紧接着又觉得不好受。

  陆召情况特殊,不适合大量注射抑制剂,基地大概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怕他在过度驾驶而疲劳的时候出什么岔子,才给了几天让他休整,不然肯定不会把陆召这种精锐调下来。

  “累吗?”白历问,“我弄点吃的,你洗完澡吃点儿?”

  “来的路上喝过营养液了,”陆召摇头,坐起来去摸白历的左腿,“什么样了,还会疼吗?”

  白历:“没事儿了,走跳跑都行,但还不能开机甲,老郑说得再等等。”

  不能开就意味着受到压力还是会疼,陆召抿抿嘴,没说破。

  白历穿的短裤让左腿上的伤疤暴露无疑,除了一开始那条蔓延到大腿的蜈蚣伤疤外,还留下了在征集赛时被划得皮开肉绽的那道疤,现在又多出一条术后的伤疤,肤色和周围的不一样,看起来有些狰狞。

  陆召无数次想念白历的时候,都会设想白历的左腿现在是什么样,就算已经做好了心理防备,但猛然看到还是有些受不了。

  他的手顺着新的疤摸上去,抚过膝盖,没进短裤宽大的裤管里,还没摸到头。

  白历一把按住了他的手,耳尖红红地无奈道:“再摸就出事了。”

  陆召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心里的不忍立刻被冲散得七七八八,“哦”了一声,手却没打算停下。

  而白历按着他的力道跟玩儿似的,一拨弄就垮了,继续按着也不是,阻止好像又有点儿心里痒痒。

  只能下意识贴得离陆召近一些,更近一些。

  升温的气氛里突然响起一声暴怒的叫骂:“洗漱!换衣服!”

  两人立马从地上弹起来。

  “洗!”白历气得心口疼,“没完了是吧!”

  圆胖子吱哇叫着跟白历掰扯起来,陆召又笑又叹气,只得先赶紧去了洗漱室。

  *

  等陆召收拾完已经凌晨一点了。

  白历还是不踏实,把陆召的衣服撩起来检查。

  确实是瘦了点,肩膀胳膊和胸口有些淤青,是打斗时留下的,还没消褪。

  “出机甲搜查的时候跟虫族的残兵遇上了。”陆召不是很在意,轻描淡写道。

  白历不知道说什么好,手指在胸前的淤青上摩擦一下:“回头再检查检查。”

  该检查的其实都检查过了,但陆召也没反驳,点点头爬到床上。

  “休几天?”白历拉开薄被想把他还带着澡后热气儿的身体裹住,“怎么瘦这么多,我记得基地除了营养液也有专门的食堂啊。”

  “五天。”陆召想从白历身上爬过去进到靠里侧那边,“不好吃。”

  白历知道这是在说食堂的饭味道不太对陆召的胃口,有点儿想笑。

  卧室开了盏夜灯,暖橘色的光线下陆召看见他眼底的暗青,跨到一半就停下了,两腿半跪在床上,跨坐在白历身上,低头离近了摸摸他的眼眶:“没睡好?”

  继而想起刚进家门时白历躺在沙发上的样子,陆少将立马皱眉。

  “就是睡觉浅,容易醒。”白历靠在软枕上笑道,“不过根本不影响我的帅气。”

  陆召对白历的睡眠质量还是很清楚的,这人心里事一多就睡不踏实,以前是因为噩梦,现在八成是因为焦虑跟担心。

  他摸着白历的下眼眶,想让他放点心,但又不知道怎么说。

  白历闻着熟悉的青草味,半眯着眼直起身,脑袋在陆召颈窝一通乱蹭,感觉自己的神经一根根都成了面条,放松的不行。

  “我也想你,”白历说,“特别想。”

  陆召被蹭的一点脾气都没,觉得从头到脚都暖暖的,微微笑道:“嗯。”但没被绕开话题,“怎么睡沙发?”

  白历有点儿无奈地把脑袋抬起来,嘴唇动了动想找个理由,被陆召“别跟老子扯谎”的目光扫了一眼,只得道:“睡床会更想你。”

  跟陆召不一样,白历实在对打直球不拿手,说完就觉得耳朵烫。

  陆少将得到了一个让自己更心软的答案,心软过后又有些鼻酸,捏捏白历耳朵道:“历历……”

  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被白历打断了话。

  “我睡不着的时候躺在床上就很焦虑,很久没这样了,”白历靠回枕头上,拉住陆召的手说,“后来我想明白了,不是很久没这样,是我们在一起之后就没这样了。”

  陆召头一次听他这么说,两手反握住白历,握得有点儿紧。

  “你之前说我厉害,其实还是你比较厉害,”白历笑道,“你在我就很踏实,没你不行。”

  陆召的眼里闪着光,嘴唇动了动,但发不出半个音。

  “这段时间我承认了一件事儿,我承认我是个软弱的人,”白历说,他把陆召的手摊开,按在自己胸口,“是你在庇佑我。”

  包容他,接纳他,允许白历是个普通人,对一无所有的白历奉上一切。

  白历这段时期再一次意识到自己是被陆召填满的,陆召让他踩在了地上,真真切切地开始活着。陆召庇佑了他。

  白历是得到了陆召眷顾的幸运儿。

  陆召的五脏六腑一点点儿蜷缩在一块儿,又舒展开,他说不好是什么滋味,只是觉得白历像是每天都在往他的灵魂里钻。

  白历后面其实还有想说的,但陆召没让他说下去。

  吻落下的时候信息素迅速铺开,发情期的热感极快窜起,连带着白历也跟着受到影响。

  时隔多日的接触让人更加沉沦,视线在刺激下模糊不清,陆召感好像被推进柔软的深渊,他在沉浮间感觉到白历将他轻轻地翻过去,腺体上被对方的嘴唇吻了吻。

  白历控制着力道刚要留下一个标记,就被陆召反手扯住了头发,迫使他压在对方的脖颈处。

  陆召的声音很哑:“白历。”

  他没说什么,但白历却有所感应,他努力压着自己血管里叫嚣的占有欲:“你想好了……或许会不再自由,会不属于自己。”

  陆召埋在枕头里的头微微侧了侧,露出泛着水光的眼,轻轻点头。

  “来,标记我。”他说的话和两人第一次临时标记时一样,声音沙哑却没有动摇,甚至还带了一点点的温柔,“永远。”

  白历觉得自己可以溺死在陆召的话里,流光血,流尽泪。

  “鹰在天上,人是追逐着鹰跑的,”白历贴着他,低声道,“所以一直是你指引我。”

  陆召看不清白历的表情,只能用手去摸索白历的发丝。

  他听到白历有些颤抖的声音。

  “你得知道,陆召,”白历说,“是我臣服于你。”

  腺体被咬破,信息素注入时带来眩晕和疼痛,却伴随着体内的成结把人推向了不可言说的高峰。

  陆召抓着白历胳膊的手五指直接发白,听不清自己说了些什么,只能模糊感觉到白历把他搂得很紧。

  他们的耳内似乎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几乎融在一起。

  这个永久标记在暖夜中成型,平淡,没有波澜。

  无事,平安。

  作者有话要说: 两军会师并且统一了标志!

  ps,小声说一句,快完结了

  感谢在2021-04-20

  23:51:09~2021-04-22

  23:20: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上海滩婆婆、布鲁nox、水加宝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水加宝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归寻

  3个;遊

  2个;渔眠、41030698、所以因为、飞飞飞掉、龙逍、妖魔鬼怪禁止通行、藏余白、靖川、52029041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切羽

  209瓶;??呀呀

  200瓶;达子家的痴汉(/ω\)

  137瓶;麻辣鸭脖

  123瓶;lily

  90瓶;阿雪

  70瓶;颓唐、布鲁nox

  60瓶;团子不圆不加糖、星空

  50瓶;白又白

  40瓶;奶茶、锦鲤佑我

  30瓶;渔眠、哟哟晴、杯酒敬月光、yibo、陆花院、hao□□ile、pluto

  20瓶;无尽星海8

  15瓶;云边有个小北头

  14瓶;冬天晒太阳、小轩、茗钿、生如夏花、bear、华卿、焕熙、沐沐鱼、超爱大京、伊万今天码字了吗

  10瓶;依遥、白骨骑士、郡郡

  8瓶;狮兔同笼、炸鸡配奶茶、一颗孢子

  7瓶;氵刅木、囍

  6瓶;iceberg、兮灵、astarte、從文、bada朝海、over

  5瓶;不喝旺仔长不高、48276005、遊

  4瓶;晞子、与我、楚斯.、treemoer、阿竹、颜允

  2瓶;时雨、嗷嗷呜呜、39886816、听雨吹风、翛逸、姗姗、胖泥鳅、敲碗等更新的锦锦、珍珠鹅鹅鹅鹅鹅鹅鹅鹅、小拾在线码字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这位alpha身残志坚[星际]");

新笔趣阁手机阅读地址https://m.future-tech-capital.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新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这位alpha身残志坚[星际],这位alpha身残志坚[星际]最新章节,这位alpha身残志坚[星际] 171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