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光打散,光点照亮整个空间。

  此时江临等人才发现,自己竟然踩在白云之上,抬起头往上看,是一片的纯白。

  江临等人一步步地往前走。

  云朵之上,散落的兵器到处都是。

  有长戟,但是长戟上没有戟把。

  有大刀,但是刀口明显地缺了一角。

  有长剑,大多长剑却断成了两节。

  还有长枪,不过枪尖已经是发盹了……

  各式各样的兵器至少都是半仙兵的品级,但是却没有一把是完好无损。

  可就算是如此,这些半仙兵的材质也绝对是可以引得修士哄抢的宝物。

  再继续往前走,在江临等人的面前,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宫殿。

  其实与其说是宫殿,倒不如说是一座座古典巨大的楼阁。

  楼阁屋檐雕刻着晦涩的远古铭文,前方有两根巨大的木柱飞渡流金。

  木柱上的这些金子不是普通的金子。

  如果江临没有猜错,这金子就是汉斯心心念念的原初金。

  通俗来讲,就是开天时,金木水火土五行中,“金”最初以实质形态的显现,也就是世间一切“金”的鼻祖。

  用原初金来飞渡柱子以装饰宫殿……

  这……

  只能说,这神殿主人的逼格直接拉满。

  而能够有如此手笔的,除了神王之外,也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这座宫殿,应该就是神王的神殿。

  很快,江临又发现这柱子也有问题!

  刚才还没注意,现在抬起头往上看,才发现这柱子不知其高。

  就算是灵力聚眼看去,也是一望无际,就像是你永远都不知道卡池里的水有多深……

  22222222————————————————————————————————

  “不行!”萧雪梨低下眼帘,俏脸飞过一抹潮红。

  “真的,就一下!”江临贼心不死。

  “不行就是不行!剑灵姐姐说过!男人最不知道满足了!”

  “我不一样的。”

  “哼!渣男!啊.....”

  最终,萧雪梨还是没有挡住江临这匹大渣狼。

  小绵羊被大野狼给扑倒,小绵羊有气无力地用着小蹄子蹬着大野狼,溅起片片雪花。

  但是大野狼也还是得手了,在小绵羊的脸上狠狠咬了几口,甚至狼爪都有些不老实了......

  不过就当小绵羊以为自己今天就要被吃干抹尽的时候,那头大野狼竟然停了下来。

  虽然这家伙对自己说谎了,明明说好只是亲一下,可明明是一下又一下,而且手还不老实。

  但是这家伙却没有多余的动作,只是躺在雪地之上,静静地将自己抱在怀里。

  被自己喜欢的人搂着腰,躺在自己喜欢的人的怀中,女孩的小脸贴着他的胸膛,好像这一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甚至在少女的心中,希望这一刻永远不要结束,就这么和他度过一生......

  可是一想到还有其他的女子也享受过他的温存,少女的纤手轻轻抓着他的衣领。

  “除了我,你的还有几个女子?”

  许久,在大灰狼的怀中,小绵羊探起了头。

  只要自己是正宫就行,说不定萧雪梨这个小妹妹到时候还可以帮助自己拖住姜鱼泥呢。

  但问题是,白玖依没想到萧雪梨竟然野心那么大?!

  她要的不是成为侧室!而是想要成为正宫!想让自己喊她姐姐?!

  对于白玖依来说,她感谢萧雪梨的恩情,也会尽自己所能去报答她!但是除了自己的正宫之位!

  而在萧雪梨看来,江临的正宫之位是非自己莫属的!谁都别想抢!

  虽然自己救了一个如此大的对手,但是萧雪梨不后悔,因为这是小临要自己做的事情,那么自己就会进全力去帮助他!

  现在多了一个情敌那就多了!反正不信了!自己斗不过她!

  于是乎,就成就了现在的这个局面......

  而作为罪魁祸首的江临,自然就只能是跪搓衣板了......

  “哒哒哒......”

  当两个绝美的女孩还在对峙之时,院门外,一阵敲门声缓缓传出。

  江临面前,她们或许觉得这样是吵不出结果的!也是停下了针锋相对,将江临嘴里的白袜拿下来,再次套回自己那晶莹剔透的粉嫩脚丫之上。

  然后把江临给扶起来,理了理衣裳,坐在石凳上,再把那搓衣板给收了。

  虽然自己对这个花心大萝卜有些生气,但毕竟是自家的闺中事。

  而在外人面前,自家丈夫肯定还是一家之主的。

  萧雪梨开始煮茶,白玖依帮着摆茶具,白玖依理了理衣裳,盈盈上前要去开门,萧雪梨主动将白玖依银白色发丝很快梳理整齐,披肩而下,宛若银河。

  擦了擦嘴,江临随手抓起房间内的一根木棍随手一挥,就像是挥动着仙女棒一般。

  可是这一挥直接让卢夫人如临大敌!直接猛得一扎,就像是跳水运动员一般,一举突破了房门!跃出了房间!

  院落之内,已经是乱成了一团!

  那些散修纷纷联手,要斩杀妖孽!

  只不过那光头大师连裤袋都没有系上,其余与“侍女”缠绵的男性散修更是呕吐不已。

  尤其是看着那些与自己同眠的侍女那腐烂的模样,他们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甚至今晚的阴影让他们感觉下辈子都怕是不行了......

  于是乎,他们要抹除自己的黑历史!

  而那些女丧尸已经是吸收了他们近半的精气,外加上吸干而死不知多少人!实力早就不俗。

  院子内战斗很是激烈,

  女丧尸们释放的毒气具有迟缓迷魂的作用,甚至她们修行的阴毒之法更是让她们肉体充满尸毒。

  无论是被那“九阴白骨爪”抓到一下,被那毒箭秘术刺到,那都是致命的。

  不过那纹身青龙大师武夫没想到还是一个四境武夫,只见他一扎马步,大喝一声“大威天龙”!

  在他的身上,那一条青龙竟然发出亮光!

  “在我八岁那一年,是师父她救了我,那是一个白色相簿......哦不对,是一个大雪纷飞的季节,当时的我差点饿死了,是师父向我伸出了手。

  现在我都还记得,当时师父的手小小的,软软的,牵起来很舒服。

  在那之后,我就被师父带回日月教了,师父教导我一切,照顾着我,与其说像是一个师父,倒不如说像是我的姐姐。

  不过有一天,师父她为了保护我受伤了,当时的我感觉天要塌下来了一般,心中唯一想的事情就是照顾好师父!

  没想到的是......其实师父并没有失智,而是装的......”

  仿佛是想起了在师父“失智”之后,自己哄着师父睡觉,每天都来一个早安一抱等等让人羞的不行的事情,江临深深抹了一把脸。

  同样,姜鱼泥听到江临说知道了她自己是装的之后,姜鱼泥心中震惊不已了一把脸。

  在震惊之后就是那羞羞的一幕幕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比如晚上硬是要在小临临被窝里睡觉。

  早上一定要小临临说一声“最喜欢师父了”,自己才肯起床。

  每次自己都会假装生气,然后让小临临哄自己,自己好在他的怀里撒娇。

  刹那间,姜鱼泥的俏脸飞过一抹绯红,如那冰山的雪莲滴下一嫣红。

  “羽霓姑娘?”

  察觉到身边女子的不对劲,江临转过头问道。

  青竹夫人轻咬着下唇,自责地说道。

  自己找到他时,已经是太晚太晚了,他已经是有了喜欢的女子,而且还不只是一个......

  为了她们,他肯定会离开的。

  对于此世的小枫来说,自己,才是那一个陌生人。

  而身为“陌生人”的自己,又要如何留下他呢?

  难道要自己告诉他,他就是江枫,那一位人族第一剑神,也就是自己的丈夫?

  可是,先不说他到底会不会信,就算是信了,那又如何?

  若是他不能自己选择留下,而是因为自己“语言的强迫”,一种出于责任的内疚,那又有什么意义?

  最终,青竹夫人不知想到了什么,低头看了看自己,在那泪渍未干的小脸上,已经是泛起了一抹羞红。

  “若是自己和他......那他肯定会对自己负责.......”

  不过话语刚落,青竹夫人使劲地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自己若是做出这种事情,与“威胁胁迫”又有何区别?

  一时间,心思杂乱无比的青竹夫人恨不得江临是那种见色忘义,见钱眼开的登徒子,这样子的话,自己就能够把他狠狠地“锁”在自己身边了吧。

  “唉......罢了......能够找到他,自己也就该知足了。”

  青竹夫人轻轻一叹,并拢着手指,轻点着江临的眉心。

  睡梦之中,江临梦到自己还在做着三年高考五年模拟,结果一阵清风拂过,将江临的书本直接吹飞!好不容易完成的作业在顷刻间荡然无存。

  像是做了一个噩梦般,江临猛然睁开眼。

  结果一醒来,映入江临眼睛的,是一片漆黑......

  “等等?怎么回事?天黑了?而且为什么这‘黑天’怎么这么软?”

  江临很是疑惑,直到江临转过头看到一双膝盖,江临这才发现自己是枕在人家的大腿上!

  而能够直接起到遮阳关灯作用的膝枕......

  到了晚上,由于破旧的草屋里只有一张床一叠被子,所以小男孩想了想,每次都是在河里把自己洗干净之后再钻入被窝。

  每次钻入被窝的时候都暖和暖和的,或许这就是大人们经常说的暖床......

  而在一天,当小男孩随着太阳的升起日常醒来之时,先映入小男孩的眼前的,不是女孩那可爱安静的睡颜,而是小女孩那一双一眨一眨的大眼睛。

  小女孩醒了,一双卡姿兰大眼睛看着的小男孩。

  小女孩侧躺着,眼眸之中不是什么害怕,而是一种好奇。

  四目相对,被小女孩这么看着,也是有些许的脸红。

  “你......你叫什么名字......”

  小男孩赶紧坐起了身,有些紧张地问道。

  “名字......”身穿青绿色长裙的女孩也是靠坐在床头上,眉头紧皱着,“想不起来了.....”

  “这样啊......”

  小男孩挠了挠脑袋,翻身下床,柜子中拿出了一本被称为“书”的东西。

  这本书是一个旅人送给小男孩。

  那个旅人自称自己为书生,还说是一个修士。

  在这个战乱的时代,小男孩不知道名为书生的修士是什么,但是也听村长爷爷说过,好像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人物。

  “你选一个吧,没名字的话,很麻烦的。”

  小男孩将书籍摊开在小女孩的面前。

  “你喜欢哪些字?”

  其实小男孩也不认识什么字,但是她觉得好看的字,若是自己不认识,那自己就回去问村长爷爷怎么读。

  翻阅着书本,青色长裙的女孩最终还是将那一本书籍放在了小男孩的面前。

  一双大大眼眸看着他的模样,仿佛在说:“你选......”

  江临再次喊道,提高了自己的声音,甚至是有一点的失礼了。

  像是才听到江临的呼喊,青竹夫人那一双青碧的眼眸才缓缓恢复神色,像是从无限的回忆中走出来。

  “久闻江公子大名,今日能够得见江公子,是妾身荣幸。”

  青竹夫人对着江临欠身一礼。

  此时江临才知道,原来一个简简单单的行礼,竟然能够如此的婀娜多姿!端庄娴雅,将妩媚与雍容完美的揉杂在一起!

  但是......

  被一个比自己大个几万岁的前辈行李,而且自称为妾身,江临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而且.....青竹夫人从上古时期便是存在......

  虽然说青竹寿命接近于无限,只要不出意外,是真正的与天同齐。

  但是也因此,修行的速度也是慢上寻常妖族的好几倍。

  不过,上古时期距离现在有十万年了吧......这位夫人再怎么慢,稳扎稳打,也该是飞升境了......

  也就是说一个飞升境的女子对自己行礼......

  江临有点担心自己会折寿......

  “晚辈才是,久闻青竹夫人美名,今日有幸能够得到夫人邀请,晚辈受宠若惊,还请夫人勿要多礼!”

  江临赶紧回礼。

  青竹夫人直起身,对着江临一笑,好像这竹林都失去了所有的色彩:

  “江公子请坐。”

  在青竹夫人的邀请下,江临与青竹夫人面对面而坐。

  素手为江临沏上一杯茶:“公子其实可以不必通报的,手持妾身寄予公子的竹简进来便好。不过公子也是,现在才来,可是让妾身等的好苦呢。”

  江临感觉这个平远候事情有点多啊,自己救朋友,扯到剑宗干嘛?再说我本就也是代替剑宗去救幽幽的啊,只不过方式不同而已......

  “如此说,阁下是不愿意让开了?”

  “我感觉你在说废话。”

  “既然如此,修士之间,生死自负,更何况在战场之上,我等已经是给阁下颜面,就算是阁下战死,想必剑宗也不好找我白国麻烦了。”

  “放心,剑宗,不来。”

新笔趣阁手机阅读地址https://m.future-tech-capital.com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新笔趣阁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我有好多复活币,我有好多复活币最新章节,我有好多复活币 啃书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